時論廣場》微軟手機進退轉折的得失(李學文)

時論廣場》微軟手機進退轉折的得失(李學文)

Alphabet與科技巨擘微軟(Microsoft)受到人工智慧(AI)強化的雲端運算需求拉擡,季度獲利有所攀升。(圖/Shutterstock)

後數位匯流經濟的起點,始自以智慧手機爲代表的匯流硬體銷售低迷不振,它的內容包括創新數位內容以及應用服務、新分流及新匯流。我一度認爲比起蘋果庫克的保守、臉書祖克伯的孟浪、Google母公司皮蔡的不知所云,微軟的執行長納德拉纔是後數位匯流時期眼光最獨到的人物,當然,這種說法其來有自。

明月夜色 小說

其一是微軟成功併購動視暴雪(Activision Blizzard)。動視暴雪爲歐美最大的遊戲業者,微軟於2022年1月宣佈將以約687億美元的現金買下動視暴雪,這是微軟史上規模最大的併購案,也將讓微軟一躍成爲僅次於騰訊及Sony的全球第三大遊戲業者。英國競爭與市場管理局(CMA)終於在10月13日同意微軟與動視暴雪的併購案,同一天微軟即宣佈正式完成收購,結束了近22個月的審覈拉鋸戰。

死神少爺與黑女僕

其二是投資OpenAI。OpenAI去年12月憑藉ChatGPT一舉成名,在此之前,Open AI度過沒有營收但不斷燒錢的漫漫長夜,還好微軟慧眼獨具,雪中送炭,斥巨資以支持。2019年7月微軟給OpenAI戰略投資10億美元,併爲OpenAI提供支撐大模型研發所需要強大算力的伺服器,在Azure雲端運算平臺上共同開發「通用人工智慧」技術。

此兩動作,恰好符合後數位匯流時期市場對創新數位內容以及應用服務的渴望。但言猶在耳,近日傳出的新聞,又讓我對納德拉的精明產生懷疑。納德拉日前接受外媒訪問時提到,微軟當初放棄Windows Phone、退出手機業務是錯誤的決定。納德拉在2014年接任微軟執行長,隨後僅約1年多的時間,微軟就註銷了以76億美元收購Nokia手機相關業務。

但是,這明明是一項十分正確的決定,爲何納德拉要說是錯的呢?時序回到2010年10月,微軟公司正式發佈了智慧型手機作業系統Windows Phone7,並於該年底發佈了基於此平臺的硬體裝置,主要生產廠商有:三星、HTC和諾基亞等。但自此之後發展便一直不順,到了2017年第一季度中,Windows Phone的市場份額僅有0.1%,7月微軟終止包括Windows Phone 8.1版在內的產品支援,形同結束了Windows Phone手機作業系統計劃。納德拉也表示微軟的移動戰略已失敗,連創辦人比爾蓋茲也表明他已經改用裝了多項Windows app的Android手機。

時光無法倒流,假設微軟手機當時不認賠出場、歹戲拖棚,今日是否還會有微軟再次的高光時刻?2011年巧遇剛好負責臺灣區Windows Phone業務的好友,我很好奇地問他,衆所周知,蘋果的iOS是以封閉、高度安全性而聞名,而Android剛好相反,是以開放以及支援最多外掛而佔有一席之地,現今市場上iOS及android都有十分清楚的定位,微軟是如何設想手機市場?他的回答是,微軟恰恰認爲手機是一個十分龐大的市場,在開放及封閉之間,一定可以存在第三勢力、中庸的市場─既不那麼開放,也不那樣封閉。猶記我當時心裡想的是,中庸是一個比較好聽的說法,但如果說不好聽的是,微軟系統既不夠安全,又不夠便利,這樣的手機誰要用?

我一直認爲數位匯流大者恆大、贏家通吃的規律發展到極致之後,理論上,世上最終將僅存唯一一家超級巨獸,軟硬通吃,服務範圍無所不包。其中唯二存在的變數,一爲作業系統,諸如iOS與Android兩大陣營,一個封閉一個開放,很難統合;另一個就是語言系統,諸如中文與英文,各霸一方,誰都有「主場優勢」。不大不小不軟不硬不開放不封閉,基本上不太可能生存。

當然啦,納德拉也進一步說明微軟可以透過重新發明個人電腦、平板電腦與手機間的運算類別來讓這項業務發揮其作用,也許,現時他腦中的手機概念與當時的大大不同。我雖不知納德拉想如何重新定義微軟手機,但依舊認爲今時今日,人們還是不會接受一個又不夠開放,又不夠封閉的手機。若微軟作業系統的哲學面沒有改變,情況會不同嗎?

(作者爲科技媒體專欄作家)

遭钟小平酸是光头女孩、靠长辈扶植 吴沛忆驳:我一向认真、努力

最新消息传「林右昌接内政部长」! 2绿委说话了

錦 瑟 華 年

三人组「嫖虫战队」抢劫、性侵外籍卖淫女!还无耻报警诬陷 下场惨

国战会论坛》中国整顿与监管大企业不公平竞争的思路(罗庆生)